帮助中心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开淘宝资讯 > 网店资讯 > 鞋子资讯 > 20元到50元批发精仿耐克鞋,莆田鞋商:没有哪个品牌没做过高仿 李宁幸免因没工厂

 

20元到50元批发精仿耐克鞋,莆田鞋商:没有哪个品牌没做过高仿 李宁幸免因没工厂

来源:用户发布( 如存在侵权请联系本站客服删除)发布时间:2021-06-12 12:28

[] [] []

20元到50元批发精仿耐克鞋,莆田鞋商:没有哪个品牌没做过高仿 李宁幸免因没工厂

 

如果需要找真实可靠的运动鞋商家请加我们网站客服 微信号: tbyygzs2010 我们免费推荐可靠商家给您!

 

或者点击下图进入我们实名商家排名网站:http://ptx.hg-daigou.com/vip/,该网站的商家都是可靠档口商家!

 

 

莆田鞋商:没有哪个品牌没做过高仿 李宁幸免因没工厂


■莆田沃特工厂的生产场景。


■莆田沃特工厂的生产场景。

郭景做过耐克鞋厂A级工程师,也造过高仿鞋,转型,对于莆田鞋商来说,是不得不面对的痛苦

说起莆田的鞋,就有人把它跟丹阳的眼镜、南通的四件套、深圳的手机,合称为中国制(shan)造(zhai)响当当的F4。一种流传甚广的说法是,国内市场上90%的假运动鞋都来自这里。

高仿生意的诱惑之大,以致前耐克工程师也未能抵挡。郭景16岁便进入莆田耐克工厂做学徒,打拼6年后成为A级工程师。辞职后他曾加入造假行业大军,但因遇政府严查让他的发财梦夭折于襁褓。

和郭景同样遭遇的鞋商,在莆田成千上万。据阿里巴巴不完全统计,仅在2014年淘宝查封莆田卖家账号就超12万个,其中屡犯售假卖家达到3.2万。而数据显示,莆田当地有独立成品生产能力的工厂在3000家左右,运动鞋年产能最高可达到20亿余双,但最高闲置产能却超过了12亿双。

转型,对莆田的鞋商来说,是不得不面对的痛苦。

■文/图:新快报记者付玉良

在当时的莆田,进世界名牌工厂做鞋,比读大学还要光彩

上世纪80年代,郭景出生后没几年,“耐克”、“阿迪达斯”、“彪马”等世界知名品牌运动鞋就开始陆续落户莆田市生产加工。经过多年的发展,无论从技术还是规模上,莆田鞋业在中国开始独树一帜。

在当时的莆田,能进一家世界名牌工厂打工做鞋,是一件比读大学还要光彩的事。初中毕业后,郭景就被选中到耐克工厂做学徒,每个月工资800元,这让同村的伙伴们很是羡慕。

据郭景介绍,当地很多年轻人从小就会去学习制鞋技术,目的是为了使自己变成熟手,这样被耐克、阿迪达斯这样的大工厂选中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。

经过六年的打拼,郭景从学徒一直做到了耐克工厂的A级工程师。他专门从事鞋底的模具、生产、设计等方面的工作,而绝大多数当地鞋企没有这样的岗位。

2001年,郭景每月的工资达到7000元,几乎是当时莆田所有鞋厂能开出的最高工资。

随着业态的变化,做高仿鞋不再是值得自豪的事,因为赚到的钱远非打工所能比

但那个时候,人们的观念随着业态的复杂化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最明显的是,再也没有人认为进世界名牌工厂打工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,因为做高仿鞋赚到的钱远非打工所能比。

外面花花世界很美好,工厂帮派斗争很严重。2002年,郭景离开耐克工厂开始创业。最初,郭景想开一家“外贸鞋”的OEM(代工生产或贴牌生产)工厂,但资金不足。在母亲的启发下,他开始种植蔬菜。

由于年幼丧父,郭景的母亲一个人靠务农种植蔬菜将他拉扯大。“我母亲一个人种蔬菜,一天可以赚五六十块,如果我把村里的妇女组织起来一起种,那得赚多少?”由于当时农村尚未推广土地流转,村民们出租田地的意愿并不高,郭景就找了几个朋友合伙在临近几个村到处游说,最终,在这个村租几块地那个村租几块地,一个“四分五裂”的种植基地终于搭起了台。

包菜、西红柿,什么蔬菜好卖郭景就种什么。但因天气原因未赶上出口好时节,蔬菜的价格每斤跌了8分钱,原本预计数百万元的收益,最终赚了一百万元不到。

有意思的是,郭景把这称之为“亏本”。“就像你做一个买卖,眼看着要赚1000万元,但是你只赚了100万元,这就亏了。”

“大家白天都闭门不出,凌晨才开始偷偷摸摸的出来做生意,成天担惊受怕”

2004年左右,莆田的“高仿”生意达到了高峰。当时的莆田街上,几乎随处可看见仿鞋的店面,“外贸鞋”的订单也是应接不暇。郭景不再满足于看天吃饭的种菜生活,便远赴广州做“外贸鞋”的订单生意。从老外那里接单,然后再将订单传回莆田工厂,从中赚取一定的差价。

“整个中国,可以说除了李宁[-0.73%],没有哪个品牌没有做过高仿鞋。李宁幸免是因为一开始没有自己的工厂。”郭景说,普通鞋的利润如果按10个点算,那么高仿鞋的则高达近30%。

按捺不住的他,在朋友介绍下,接了一笔高达百万元的高仿鞋的订单。为了规避政府的严查,郭景的工厂悄然生产了很长一段时间,但是货物在发往广州途中却被警方没收了,受到这一打击的郭景很长时间没有恢复“元气”。

“很多人在做假鞋,但是他们真的不快乐。”郭景说,“大家白天都闭门不出,凌晨才开始偷偷摸摸的出来做生意,成天担惊受怕。”

政府和淘宝对高仿鞋的严打一年甚于一年,高仿生意的空间开始受到前所未有的挤压。据阿里巴巴不完全统计,仅在2014年淘宝查封莆田卖家账号就超12万个,其中屡犯售假卖家达到3.2万。

由于造假“名声在外”,心有余悸的消费者往往对莆田运动鞋“一票否决”。

莆田市长亲自为莆田自主品牌代言,拉开了莆田鞋商转型的大幕

不敢造假鞋,代加工利润越来越低,转型迫在眉睫。2010年,郭景注册了公司,并随后成立了ONEMIX(玩觅)自主品牌,但这副牌怎么打,郭景一筹莫展。

直到2015年3月,莆田市长翁玉耀为莆田自主品牌亲自代言,并与阿里巴巴合作推广“中国质造——莆田好鞋”。

为了抓住机遇,郭景放弃了所有代加工订单,开足马力生产自己的品牌鞋并专门在线上销售。与他同样赶上趟的还有首批上线的骆驰、思威琪、沃特三个品牌。这一做法就像赌博一样,要么成功发财,要么血本无归。

超出所有人预期的是,这四个品牌的七款鞋,在淘宝上推出首日每4秒就卖一双。郭景推出的一款鞋,第一天便卖了1万多双,虽然一再延迟发货,但订单还是如潮水般涌来。

在莆田毫无名气的“玩觅”,一下成了莆田鞋企圈的焦点。据郭景介绍,活动开始后他就接到了N通电话,要求做他的分销商,这与此前找经销商“脸难看、门难进”的情况形成了极大的反差。

尝到甜头的莆田鞋商,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便启动了第二轮线上推广,这次活动吸引了17个品牌商。为了保住已有的线上阵地,在“莆田好鞋群”中,思威琪总经理宋斌甚至喊话:这次上线开卖商品活动中谁掉链子、谁破坏莆田品牌形象,以后咱们鞋商聚会一律不带上他!

但在莆田,更多的人,还挣扎在高仿链条上。转型,对莆田的鞋商来说,是不得不面对的痛苦。


编辑:南京高校潮鞋联盟

引用:凤凰网